嘉华学校旗下门户
 学员登录 用户名: 密  码: 登陆状态: 免费注册 
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河华心理110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婚姻情感 >> 文章正文
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

海蒂性学报告:曾经结过婚的男人喜欢再度单身吗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7-6-22

海蒂性学报告:男人篇 作者:[]雪儿·海蒂 出版社:海南出版社

 

  大部分曾经结过婚的男人喜欢再度单身,但希望那只是短暂的过渡期。在问到“你计划再婚吗”时,大部分男士表示想要再婚,或是和女人同居:

 

  “我离婚6星期了。前次婚姻维持了21年。目前是我生平头一遭有机会来反思自己。我想最后我还是会再婚。”

 

  “我已经离婚6个月,我很想念儿子,但是能够远离太太的无理取闹,还是值得的。终究我还是会再婚。”

 

  “我已经单身将近6年,我喜欢,不过有些时候也不喜欢。我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压力要结婚,似乎所有的男人都结婚,所以我应该再婚。但是我发现自个儿生活很有趣,大部分时候我都有女朋友,有时甚至是跟我同居。或许我应该面对不会再婚的事实,只要我快乐那又何妨?我想我还在期待完美的女人出现。”

 

  “我已经单身8年。我喜欢安于现状,至少就目前来看,在面对孤寂与结婚时的性剥夺感,我比较能排遣寂寞的情绪。往后几年或许会改变,不是再婚就是同居。我已经感到骚动的欲望,想要获得与人同居所带来的亲昵感。”

 

  “过去两年我一直单身。我享受了这段时光,它们是我最美好的岁月。我离婚的同时获得3个孩子的监护权,所以我的‘单身’状态有点特殊——带着712岁的3个孩子。我很喜欢这段时光,因为我脱离了具有毁灭性和压迫感的婚姻关系,我可以自由地成为自己。我已经经验、学习到很多。我希望再婚,只想娶我真正爱恋和喜欢的女人,她就是我目前的伴侣。我计划在一年内结婚。”

 

  “婚姻之中有种美好而温暖的感受,那就是知道有人关心你,而且她会以亲切的态度接纳你的关怀。目前我仍单身,但很满意,除非是和一个女人建立坚固、长久的关系,否则我不会有真正的快乐。”

 

  “我47岁,离婚两次,我不想再发生这种事了。我的个人目标是能够自给自足……能够拥有朋友,过快乐的生活,同时从事高尚的职业。如果有情人进入我的生活,我也能够腾出空间来接纳她。或许在我能肯定自己时,就会有一个自信的女人进入我的生命里,而我也走进她的生活中,然后我们决定为了彼此的幸福,生活在一起,在性方面排除其他人。这是我的希望,但是我也有所准备,即使这一切不会发生,仍然可以满足地过日子。”

 

  “我离婚4年。婚姻生活是做爱少了,争执多了,但我还是喜欢婚姻。大约60%的时间里我不喜欢单身,因为太孤寂了。我喜欢结婚,但是要娶和我能够心灵沟通的女人为妻。”

 

  “我两年半前离婚。我已经学会如何照料自己,毋须依靠女人为我打扫房子、煮饭、买药等等。我喜欢感觉到自己有能力照顾自己。或许未来我会再婚或和女人同居。我不知道。”

 

  “单身将近3年。独立真好。我感觉到结婚时未曾享有的自主性。我喜欢除了自己不必为任何人的性爱负责。这是我婚姻中最沉重的负担。或许我也会再婚。”

 

  “我已经单身15年。一开始不习惯,没有人说话,自己吃饭,早晨起床时忧郁,而且诉说无门。当时我还非常年轻,现在,我喜欢这份自由、宁静,能够追求自己的兴趣,而不会影响别人。在我填这份问卷时,我几乎快要看完一本有趣的书了,所以今晚我可能会熬夜看书……去年,由于一些情境的配合,我的爱人能够不定期地搬进来与我同住几个月。对于她的到来我既期待又不免忧虑,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,我们相处极为融洽,除了自由之外我重新发现了所有失去的东西,觉得比独自一人更为自由而宽广。我们不需要像一对夫妻那样过日子,然而她的出现增添了生活上的刺激和趣味,同时她开始分享我对音乐和诗歌的爱好。现在我很愿意跟她结婚,在我们没有同居经验之前,我可不会真心诚意这么表示。”

 

  少数男士表示他们不会再婚:

 

  “我刚刚恢复单身一个礼拜,我不喜欢,太寂寞了。但是我可能会保持单身,我无法忍受另一桩婚姻的痛苦。”

 

  “我已经单身4年。目前我宁可单身,或许我无法再去全心全意地谈恋爱了。经过和我太太那段艰辛的毁灭性的婚姻之后,我已经无法让自己与另一个女人相系一生。”

 

  “我有意维持长时间的单身,才能自在地呼吸。如果我打算再婚,那必然是遇到一位特殊人物。”

 

  “我结过两次婚,目前是单身,感觉比结婚好。单身和已婚人士分别会进入完全不同的社交圈,我必须放弃大部分的朋友和社交生活来适应这个变化。我强烈地需要隐私,我希望过自己的生活,毋需与人协商。我希望用自己的方式过我的生活。”

 

  离婚或分居男士篇幅比较长的答复:

 

  “我39岁,刚刚与妻子和孩子分居。离婚是很多因素促成的,而且由来已久。我对另一个女人的感情非常新鲜而强烈,我从她身上以及自己对她的感情中学到了很多,大部分是在13年的婚姻中从未经验过的。

 

  “婚姻的最后3年,我过得既艰苦又不快乐。我们结婚是因为彼此交往了两年,加上怀孕和流产——似乎应该结婚。婚姻使性生活乏味,不断地重复,让人提不起兴致,性变成我越来越想逃避的差事,而太太的性欲却未曾稍减。我一直都有外遇,但是她并不知情,比较长久的私情令我快活,快餐式的外遇只是过眼云烟。在一次较为持久的外遇期间,我对婚姻产生了疑问。

 

  “我离开妻子并非为了新的女人——这是一桩美妙的巧合。我一直很尊重她。我需要她而且发现我的情感得到正面的回应,我的情感仍在炽热发展中,难以精确形容。跟她在一起,我的确感到从许多限制中解放出来。我乐于聊天、握手、亲吻——以我在婚姻中不可能表现的方式传达热情。我也发现自己能够告诉她——而且是生平头一次认真的——我恋爱了。她为爱赋予意义。跟她在一起让我获得解放,她同时教导我了解自我和情感。我很遗憾这段情正巧碰上婚姻的结束,其实没有直接关系,但我太太却如此认为,或许我的爱人也这样想。我们应该避免在这么困窘的情境下相遇。”

 

  “我去年和妻子分居了。结婚22年,我喜欢婚姻(或许我们太急于结婚了)。我喜欢那种相许与恒久的感觉,一生都呈现在眼前,由模糊记忆中的早年冒险发展到仍然遥远的未来和老年。

 

  “我深爱两个女子,不过这是一件困难的事,因为我和其中一位结婚多年,她深知我爱的不只她一个人,因此很伤心。过去几年,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‘抽身出来’,试着用不同的方式开放地处理他们的情欲,因此,我也想抽身出来,而且确信自己有能力深深涉入同时存在又不互相竞争的爱情关系中。

 

  “然而抽身出来的结果是我太太要求我离开,她觉得我这种分割的情爱对她是无法忍受的屈辱和压力。现在我已独自生活,经常短暂地个别会晤两位情人。这并不是我所期望的,相反,我认为人需要安定、恒久的誓约。

 

  “一开始我发现很难习惯独居,接着才开始享受到这种自主性。我高兴什么时候起床、睡觉都可以;爱怎么吃,什么时候吃,都随我高兴。我也独自工作,大部分是在家里,以便安排自己的时间。渐渐地,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有兴趣保持居所的舒适,或者在烹饪方面显显手艺。但是我并不是真的喜欢这样,我一直希望能与人分享我的思想和情感。最后我可能会和某人长期同居,而且很有可能再婚。”

 

  “我曾娶了‘惟一的女友’。我们交往6年,她要我娶她,否则她要去找别人。接着她怀孕了,我决定公平对待她。社会对男性的要求(拥有两个小孩、正确的信仰、乡间的住家、良好的工作、在社群中出人头地)使得我们很难精心去经营这份关系。除了婚姻以外,我在各方面都很成功,后来我有了情妇,我太太不能谅解。回顾过去,完全像一出肥皂剧。

 

  “目前我加入一个男性团体,希望寻回自己的情感。我也在约会,有时会花一天的时间来打点自己。除了工作,目前我正在重建房子,享受这样的成就感。我长得不错,身体很好,懂得享受单身生活。独自一人阅读,或者不论做任何事都令人兴奋,只是寂寞令人心神俱裂。通常寂寞来袭时,我会沮丧,然后失魂落魄。但是我喜欢能够随心所欲的自由。

 

  “我的确计划再婚,然而必须是一份非常稳固的关系,而且我喜欢的是独立、关怀人、有爱心、自由自在的女人。最近我找到许多能够交谈的人,帮助我解除这些压力,而且提供了我能够再度安顿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

  “我结过两次婚,第一次将近20年。我似乎有一些并不适合婚姻生活的人格特质,到了某些时候,女人总是会说:‘你不是真的需要我。’这是真的,其实我喜欢她们也需要她们的情感。奇怪的是,她们到头来都会说类似的话:‘对你来说,我不过是个女佣,以及偶尔上床的情妇。’

 

  “回想我的婚姻,在某些方面我一定可以表现得更好。然而,我无法准确地预测到该如何做。例如,在研究生时代以及前两次婚姻里,我包办了所有的清洁工作和一切家事,晚上还起来喂婴孩。两位妻子一开始都为我这些行为着迷,但是到后来,她们都抱怨我逐渐失去了做事的热情。我倾向于掌控所有,这实在是太欠缺体贴了。

 

  “我真心期盼我的前妻仍然像我喜欢她们一样地爱我。现在我非常希望成为我第二任妻子的好友,不过她似乎疑心我很孤寂,却装出愉快的样子。

 

  “目前我是单身,不过我的情人一星期至少两晚会待在我这儿。(我比较喜欢在这儿做爱,因为我喜欢我的房子,这是我设计的,而且确确实实是‘我的’。这里曾让我的两个妻子陷入绝境,但一开始她们都着迷于一位懂得形式和色彩的男性。)我是名独行侠,但是在别人面前,我看起来不像那个样子。”

 

  “我49岁,是一名蓝领工人,来自一个6个孩子的家庭。我是被收养的,是孤儿院中一名未婚女子的小孩。我9年级时辍学,16岁从军,然后进入就业市场,做过保安、警察、水电工人、卡车司机、屠夫、飞机装配员、伐木工人等。

 

  “我的婚姻是一场永不停止的战争——互相折磨、报复。我们无法相处,没有一件事是彼此同意的,互相坚守立场,互不让步,而我和她一样恶劣。结婚14年,我的确很喜欢。我也有外遇,是在分居的头两年,因此并未违反婚姻契约。我极度渴望有小孩,可以付出爱,但她不想要小孩。当她怀孕时,我欣喜若狂,由于爱,一个生命被创造出来了,他是我们的一部分。我提前从军中退伍,以便在家照顾孩子,这样孩子比较有认同感。生了一个孩子之后,她拒绝再生,我提议收养,她说不行。再加上其他种种问题,我们在1968年离婚。”

 

  “独居了10年,我更深刻地了解自然、我的宠物,以及音乐和宗教。如果有合适的女人出现,我会立刻放弃这一切。我养了很多宠物,我从不寂寞,因为一直有上帝和耶稣在我身旁。离婚后我从未结交女友,我转向上帝和耶稣基督。

 

  “9年来,我每周工作7天,一天16个小时,以负担孩子的抚育费及离婚带来的债务,目前我减少为每天工作12个小时,过一阵子就能全部付清了。到时我就可以从年轻女郎身上获得所希望的全部的爱(但我似乎必须找个超过35岁的女人)。”

 

  “在经历外遇和离婚那段时期,我经常哭泣。这样的冲突让人承受不了……和妻子有婚约,深爱4个孩子,同时又深深爱恋另一个女人。那是五脏六腑纠结在一块的痛苦经验,我流了好多泪。想到要离开孩子,我内心悲伤而空虚,要我离开我的女人我也无法忍受。离开第一任妻子,并且告诉孩子我即将离去的那一天,是我一生中最悲惨、难过的一天,也是我感到最亲密的时刻。事实上目前我觉得更亲密,这是随着关系增长所带来的亲密感。我和爱人(现在是我第二任妻子)一起去新英格兰旅行,获得无可形容的亲密与喜悦。在枫叶全红的10月天,我们朝夕相处一个礼拜,可以公开出游,不怕被发现。我们做爱,发现了整晚共眠的喜悦。

 

  “在我陷入热恋、无法自拔于外遇时,面对太太我经常会阳痿,即使是勃起而且达到高潮时,也不会觉得愉快,有时更是痛苦。这些插曲令我难堪,因为显然表示了我不爱她,我不想跟她在一起,也不想跟她做爱。然而我却无法诚实、坦率地告诉她。那段时间非常难熬,我承担着社会和宗教压力以及和孩子分开的沉痛。我的身体揭示婚姻已经结束。

 

  “我想念孩子。我想天天见到他们,看着他们成长,分享他们的喜悦和问题。婴孩时代,我享受抱着他们摇晃和喂食的乐趣,现在虽然他们已经十多岁了,我仍喜欢搂抱和亲吻他们。目前我较常用语言表达,让他们知道我是多么想念和爱他们。

 

  “我从整个经验中学到:不要埋葬自己的情感。第一次婚姻我就是如此,当时我觉得窒息、呆滞,像具机器人。我遵循社会期望,维持固定的行为模式和生活方式。现在我在伤心、愤怒或悲哀时,会想办法表现出来。我的伴侣非常了解我的情感,而且具有直觉的能耐将它们引导出来。这对我大有帮助。”

 

  “我21岁时仍是处男,娶了一名在教养上比我更受压抑的女人,我、她的家人和朋友告诉她要嫁给我——而不是让她选择能令她兴奋的男人。结婚25年来,我们成功地抚养了一家人。我们全力以赴,但是从未获得完全满足的性生活,只有近乎满意并非美妙、甚至不好的经验。我向往美满的性生活,厌倦了挫败、折磨和诱惑。终于在42岁有了第一次外遇,美妙极了,一桩接着一桩,太棒了!没有罪恶感!然后是离婚(前妻的选择)

 

  “我要引用前妻在诉请离婚一个月前写给我的信,基于这段文字我才同意签字。我认为这是一段优美、简洁、坦白而准确的陈述,道出了离婚的真正缘由:

 

  “‘我无法像妻子应该爱她丈夫般爱你和需求你,而且我强烈感觉到我永远无法做到,同时也不想以此度过余生,我确信你也不希望如此。这不是谁造成的后果,也不是能够弥补或重新来过的,只不过是多年以前犯下的错误;而我希望在生命中加以改正,试着让自己的余生尽可能快乐。我终于只想为自己考虑,去发现什么会令我快乐,并且去追求,我就是无法与你一同去追寻快乐。我必须尽最大努力以免伤害到你,我只能做到一定的程度,而在这程度上我会伤害到自己。我反反复复地思索,总是得到相同的答案:我们在一起是不会快乐的。有时候这让我禁不住地悲伤,但是我必须对你和自己诚实。你看,我记得很清楚这么多年来你是多么悲哀、不快乐,而且在我们的谈话中,你是如何向我乞求你该得到的情爱。如果有这些真挚的情感存在,我会毫不保留地付出——我用尽全部的心力想要让它们存在,可是我创造不出来——如果我能够,我现在仍会很高兴这么做。结果是多年以来,我感觉自己不完整,也因为让你不完整而内疚。’

 

  “‘希望你知道我真的爱你,而且非常关心你是否快乐,只是我们在彼此的关系中失去了太重要的东西,而无法继续生活下去。我记得我从来不想去做那些你喜欢的活动,而你只好单独去从事,这是不对的。你需要而且应该有人乐意陪伴你,他会从你及你爱的事物上得到快乐。我没办法成为那个人,而且我确定努力再久,我们还是一样不快乐。相信我,我完全出于至诚说这番话,如果我能拥有继续跟你生活下去所需要的感情,我情愿为你放弃世界上其他任何关系。在应该存在肉体欲望的地方却只有冰冷的硬块,哦!我是多么抱歉。’

 

  “离婚让我非常痛苦、悲伤,整整熬了两年,目前我觉得很好。彼此都是好人,有一份好工作,抚养一家人,但是我们居然在这样的关系中待了25年,显示双方都是严重的被虐待狂。

 

  “目前我跟别人同居了3年半,我们俩都觉得现在还不是结婚的时机,不过我们双方都做了坚定的承诺,希望拥有长久的一对一关系。”


 
| 关于我们 | 收藏本站 | 合作加盟 | 广告合作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方式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
学校地址: 客户服务 电话:
版权所有 Copyright @ 2006-2008 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苏ICP证06011946号
<>